爆紅的芬太尼:美方為何如此關切這款阿片類藥物

2018/12/5

阿片類鎮痛藥物芬太尼(Fentanyl),這兩天突然紅了。因為它被列入了中美兩國元首會晤的議題。 12月2日,中美兩國元首會晤后,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介紹會晤情況時提到:雙方同意采取積極行動加強執法、禁毒合作,包括對芬太尼類物質的管控。中方迄今采取的措施得到了包括美國在內國際社會的充分肯定。中方決定對芬太尼類物質進行整類列管,并啟動有關法規的調整程序。

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眾號俠客島報道稱,白宮關于會晤的聲明中,有一個對中國大眾相當陌生的名詞,卻被排在貿易問題、高通并購和半島局勢之前:芬太尼。白宮說,“中國以一種高尚的人道主義姿態,同意將芬太尼指定為一種受控物質,這意味著向美國出售芬太尼的人將受到中國法律規定的最高刑罰。”

芬太尼是人工合成阿片類藥物,一種強效止痛劑,藥效是嗎啡的50到100倍。《紐約時報》稱,因為是合成藥物,稍有不慎就會出現藥物過量的情況,因此芬太尼比海洛因和其他止痛劑更容易出現過量致死的情況。

那么,美方為何如此關注芬太尼呢?

藥效比嗎啡高50至100倍

芬太尼與嗎啡類似,均為種麻醉藥物,最早由一位比利時醫生發明,1968年美國政府正式將其列入醫用麻醉劑和止痛藥的合法成分。到了20世紀,芬太尼被大眾普遍接受為治療慢性疼痛的藥物。

芬太尼的藥效比嗎啡高50至100倍,它通常被用于治療患有嚴重疼痛或手術后疼痛的患者。據法制日報2017年報道,卡芬太尼是芬太尼類物質的典型代表,其藥效約為嗎啡的1萬倍,成人的致死量約為2毫克,強于其他芬太尼類衍生物。

據俠客島報道,2002年,莫斯科鋼管廠俱樂部被30多個車臣恐怖分子襲擊,近千人成為人質。俄羅斯特警部隊不得已發動突擊,通過劇院的通風系統釋放了幾罐卡芬太尼氣體,瞬間絕大多數恐怖分子就失去了抵抗能力,少數試圖掙扎的恐怖分子也無力頑抗,甚至連引爆自殺炸藥背心都做不到,被俄羅斯軍警像打靶子一樣逐個擊斃。

芬太尼本身是麻醉藥物,也被一部分人當作毒品濫用。藥力如今強勁,濫用風險自然極大。

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2018年11月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7年全美共有70237個藥物過量而致死的案例,其中,因芬太尼和其他合成藥物致死的案例就有28466例,超過總數的40%。平均每10萬人中就有9人因使用合成藥物過量而死,遠超海洛因等其他毒品。

這其中,不乏名人明星。

2016年4月,57歲的美國著名歌手、音樂家和唱片制作人普林斯·羅杰·尼爾森被發現在家中死亡,死因為意外服用過量芬太尼。普林斯在20世紀70年代末走紅,專輯銷量超過1億張。

今年9月,26歲的美國說唱歌手麥克·米勒在家中因服食芬太尼、可卡因和飲酒去世。此前,米勒經常在采訪中提到自己和毒品的抗爭,并兩次因吸毒后駕駛接受指控。

芬太尼等合成藥物致死率三年上漲540%,遠超海洛因等其他毒品。 特朗普的競選承諾

一項由彭博社和約翰·霍普金斯大學發起的公共衛生調查發現,因為濫用芬太尼而致死的概率在過去3年內上漲了540%。

美國疾病預防和控制中心主任羅伯特·雷德菲爾德(Robert Redfield)表示,近年來藥物過量而致死的數量正在迅速上升,而這已經影響到了美國人的平均壽命,吸食藥物過量也成為了55歲以下成年人主要的死亡原因,“對于我們一個發達國家來說,平均壽命下降一點都不合理。”

面對現在阿片類藥物濫用的危機,美國各界早已開始反思。

2007年,美國醫藥公司普渡(Purdue)受到聯邦指控,因其錯誤宣傳阿片類藥物比其他鎮痛劑上癮程度更低,而被罰6億美金。

作為競選時的承諾之一,美國總統特朗普曾保證,就任后會出臺一系列的措施來解決阿片類藥物濫用問題。2017年10月,特朗普宣布,阿片類藥物危機是“全國性的公共健康危機”(national emergency),超過200個州和地方機構起訴了制藥商和藥品經銷商,指責他們濫用阿片類藥物,而造成公共衛生危機。

據彭博社報道,特朗普指定的委員會已經在阿片類鎮痛藥物的使用上采取措施,幫助醫護人員了解藥物濫用的危害。美國衛生官員也在嘗試鼓勵醫生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,無需對病人使用強效止痛藥。幾乎美國各州都頒發了與阿片類藥物濫用相關的法律。

今年9月中,美國參議院以99:1的投票,通過了旨在對抗美國阿片類藥物成癮的一攬子法案。

封堵非正規渠道芬太尼流通

除了在醫療系統限制使用強效止痛藥,美國政府還試圖封堵非正規渠道的芬太尼流通。

初期,對阿片類藥物上癮的濫用者大多從醫院處方處獲得芬太尼等藥物,但對藥物上癮后,越來越多人轉向了暗網等非法獲得途徑,通過網購獲得藥品。美國《大西洋》今年年初曾報道,一位普通的美國人可以像網購書籍和日用品一樣在網上下單芬太尼,在家等著藥品通過美國郵局系統送到家。

2017年,美方曾多次指責其他國家“對管控芬太尼的生產和出口不太重視”,美國司法部還向兩名外籍男子提起訴訟,稱其違法生產,并通過在北美的基地向美國輸送了“大量的”芬太尼和芬太尼類藥品。美國司法部表示,這兩人對美國幾位阿片類藥物使用者的死亡負有責任。

這次中美元首會晤,芬太尼管控也被提上議事日程。

其實,早在今年11月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,外交部發言人就曾回應過中國將如何遏制非法芬太尼的流通。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,將強化芬太尼類物質及其前體的管制;強化與各國的情報分享;加強執法查緝;強化核磁共振波譜儀的管控。

中國外交部指出,大多數新精神活性物質是從歐美發達國家實驗室中“設計”出來的,其深加工環節和消費市場主要集中在這些國家。美國國內目前出現的芬太尼類物質濫用問題,是綜合因素作用的結果。美國政府在減少需求方面完全可以做得更多。

可見的是,早在1996年公布的麻醉藥品品種目錄,中國已將阿芬太尼等12種芬太尼類物質列入麻醉藥品品種目錄,對其實驗研究、生產、經營、使用、存儲、運輸等活動,依照《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理條例》進行嚴格的監督管理。

2015年至2018年,卡芬太尼、乙酰芬太尼等12種芬太尼類物質,又被列入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,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生產、買賣、運輸、使用、儲存和進出口。

來源:澎湃新聞


Go Top
网络捕鱼游戏大厅 xf187兴发官网 我要天天彩选四的开奖号码 新时时二星选号工具 188比分直播|直播吧 广东时时11选五计划软件 福建体彩22选5走势图走势图 福彩3d中彩网 安徽时时qq群 时时龙虎和 大乐透近2800期历史开奖结果 重庄时时开奖结果 通比牛牛稳赢技巧 上海时时走时图 快乐赛车合法吗 双龙彩票开奖直播网 时时软件自动投注